首頁>文藝>攝影>熱點推薦

以蓄滿淚水的雙眼,去凝望和定格頑強抗爭的生命

時間:2020年09月14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范雪嬌
0

以蓄滿淚水的雙眼,

去凝望和定格頑強抗爭的生命 

——中國攝協赴湖北抗擊疫情攝影小分隊抗疫事跡報告會側記 

  “我們也很后怕,每次從污染區出來,都發誓:‘下次再也不去了!’因為進入容易,出來難。我們沒經過任何防護培訓、沒有消毒液、甚至連換洗的外衣都沒有。但每當遇到新聞拍攝線索,還是會毫不猶豫地進去。作為代表中國文聯的唯一一批深入武漢、挺進‘紅區’的文藝工作者,我們不辱使命、敢于犧牲,沒有辜負大家對我們的厚望?!?月11日下午,中國攝協赴湖北抗擊疫情攝影小分隊抗疫事跡報告會現場,中國攝協赴湖北抗擊疫情攝影小分隊領隊、中國攝協主席李舸的這段話,感動了在場的每個人。

  “平安真好”是李舸回顧起攝影小分隊經歷的那場武漢保衛戰時,發自內心的感嘆。武漢有“三神” ,除著名的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還有攝影小分隊住的水神客舍。李舸說:“這是一家招待所,當時在攜程報價只有98元一天。我們住在陰冷潮濕、鼠蟲頻出的一層,條件設施很差。而且服務員全走了,除了有盒飯,沒有任何客房服務。 ”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他們常常在醫院一拍就是12個小時左右,沒法回駐地吃飯。但大家寧可餓著,只有迫不得已才在醫院吃盒飯,因為離新冠肺炎病房只隔一道門。

  “在全國支援武漢的各行業人員中,我們攝影師是除醫護人員外,與病毒接觸距離最近、進入病房時間最長、去過污染環境種類最多的人。我們進過ICU、進過普通病房、進過方艙醫院、進過康復中心、進過隔離社區的發熱門棟,甚至連檢測核酸的火眼實驗室,我們都進到最危險的病毒采樣車間里??梢哉f,武漢凡是可能有病毒的地方,我們都不止一次地深入、再深入。 ”李舸這樣來講述小分隊在武漢的日日夜夜。

  去武漢害怕嗎?李舸的回答是——當然害怕。他怕自己和隊友們會感染,因為生活條件非常差,工作強度非常大,距離病患非常近;怕一旦中招,就會牽連所有拍攝過的醫療隊員;怕最早一批醫療隊會撤離休整,因為小分隊到武漢時,他們已經連續工作1個月了,如果撤離,小分隊的任務就永遠無法完成……但李舸說:“正因為這樣, 66個晝夜始終有一股強大的精神力量催著我們不停地奔走在搶救生命的‘紅區’和隔離生活的社區,不停地以蓄滿淚水的雙眼,去凝望和定格那些與我們面對面,或剛毅從容、或痛苦煎熬,但又都頑強抗爭的生命?!?/p>

  鏗鏘堅定的一句句發言,讓每一位在場聽眾都真切地感受到小分隊成員作為一名文藝工作者急迫的歷史擔當,正如李舸所說,此時此刻不去高效記錄、不去詳盡書寫、不去深情謳歌,就是最大的失職。因為非常時期,冷漠和遺忘比病毒更可怕,精神和信仰比藥品更可貴。

  劉宇曾經是新華社攝影記者,參加過科索沃戰爭、波黑戰爭的報道, 2019年12月從中國文聯攝影藝術中心主任崗位上退休,是參與武漢保衛戰的所有攝影師中年歲最長的一位,也是武漢女婿。在武漢期間,他以圖文結合的方式發表了26篇、 6萬多字的手記。他在每一篇手記后,都寫了一句話:“如果不記下來,我怕將來會忘記。 ”這些必然會增加他的工作壓力,于是,他白天拍照片,上半夜整理文件,下半夜寫文章,經常在熬了整夜,拭干眼淚之后,可以聽到窗外的鳥鳴。他把武漢之行當作了職業生涯的最后一戰,倍加珍惜。

  作為從業20多年的攝影媒體人,柴選說,他在武漢經歷了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為一項報道任務出差兩個多月,第一次直面重大新聞現場,第一次與那么多醫生護士面對面交流,第一次連續吃了那么多天盒飯,第一次進入隔離病房、方艙醫院等“紅區” ,第一次嘗試拍攝主題視頻…… “我是一名已有25年黨齡的共產黨員,接到協會要求派記者赴武漢的指令后,絲毫沒有猶豫,懇請派出自己。晚上回家還想著如何向家人解釋,愛人卻平淡地說‘這個時候你不去誰去’ 。 ”在武漢期間,這位“大筆桿子”除了完成醫務人員肖像拍攝任務外,還為中國文聯、中國攝協及其他全國性的媒體撰寫了近10萬字的稿件,及時報道小分隊的工作,評論戰“疫”優秀作品,忙得“不亦樂乎” 。

  在前往武漢前,曹旭就已經盡可能聯絡所有在當地的攝影記者,征詢他們能否參與為醫療隊員拍攝肖像的工作??紤]到前方拍攝和整理照片的任務越來越重,她主動向協會分黨組申請,希望能到武漢增援,成為了小分隊成員中唯一的一名女性。3月1日,她獨自一人登上南下的高鐵,身邊是8件大大小小的行李,還沒來得及看看封城后的武漢是個什么樣子,就立刻投入到工作中?!懊刻?,我要拓展攝影隊的力量;要和十幾支不同的醫療隊建立聯系;要了解攝影師的拍攝進度;要面對上千個醫療隊員的名字和醫院信息,整理已完成的拍攝內容。 ”為了確定拍攝時間和地點,她一天最多打過50多個電話,重復同樣的內容,到了晚上,嗓子嘶啞得說不出話來。發言中,曹旭流下了激動的淚水,她說,與一座城共進退的機會,一輩子可能也不會有幾次。

  陳黎明是武漢人,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他始終關注著事態的發展,內心一直焦慮著。接到通知時,他先是本能地對疫區的未知產生了惶恐,接著就被巨大的興奮所代替—— “我要上前線了! ”在武漢的66天,成為他職業生涯中最為深刻的一次歷練,更是自我精神世界的一次洗禮與升華。4月4日舉行了全國性哀悼活動,這一天,也是陳黎明父親的忌日。當天的工作繁忙,當夜深人靜結束了城市各處的采訪拍攝后,他來到了武昌的江邊。面對江水,“我眼里盡是自己成長路上,父親在旁陪伴的身影。這次回到家鄉,我走過每一條街巷,面對每一個對象拍攝時,父親都仿佛在不遠處安靜地看著我,微笑地鼓勵著我。我無法抑制對他的思念,跪在江邊,嚎啕大哭,跟他說著心里的話:‘爸爸,我或許沒有活成您希望中的樣子,但是這一次,我想讓您看見,兒子沒有給您丟臉! ’ ”聽到這里,許多聽眾默默地拿出了紙巾擦拭眼淚。

  “我們正是繼承發揚革命戰爭年代的優良傳統,力爭以文藝培根鑄魂,用精品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謳歌偉大的抗疫精神。 ”李舸的話,道出了小分隊每個人的心聲。偉大抗疫精神,在小分隊講述的每一個故事、展示的每一張圖片、播放的每一個視頻中,展現出動人心魄的力量。主席臺上的報告人數度哽咽,臺下的聽眾濕了眼眶。留在大家心中的,是中國戰“疫”中文藝工作者在現場的身影;讓大家學習和銘記的是,文藝工作者勇敢逆行、不辱使命的勇氣和力量。

(編輯:賈巖)
會員服務
十一运夺金出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