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文博·收藏

楊家村青銅器窖藏:一部家族史,一部西周史

時間:2020年09月0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王竑
0

四十三年逨鼎(丙)

  每一處被喚醒的遺跡都會牽出一段久遠的歷史,楊家村青銅器窖藏也不例外。2013年1月19日,農歷壬午年臘月十七,星期六。這是一個冬月里普通的日子,午后的陽光照在莽莽黃土塬上,格外耀眼。陜西省寶雞市眉縣馬家鎮楊家村的5位農民王明鎖、王拉乾、王寧賢、王勤寧、張勤輝,像往常一樣,午飯后,便開著拖拉機來到村北的黃土塬上挖土……時間的指針過了4點,站在上面負責挖土的王拉乾一鎬下去,一個埋藏在地下2800年之久的青銅器窖藏就這樣在不經意之間被打開了。

  當27件寫滿金文的青銅器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一段無法證實的歷史,一個世卿世祿的世家大族,一位文武雙全的能臣,在世人眼中漸漸清晰、鮮活起來。

  27件青銅器, 4045字銘文,集中指向一個人和一個家族——單逨及其單氏家族。逨盤是27件青銅器中的核心器物, 372字銘文被譽為“青銅史書” 。單逨在追溯其七代先祖偉業的同時,也為我們清晰地梳理出了西周諸王世系,可以說逨盤銘文既是一部家族史,也是一部西周史。銘文所述西周諸王世系與《史記》相互印證,以實物形式證實了這段歷史的真實性。

  銘文中的單氏家族史,又讓我們將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數十年間在楊家村附近出土的幾批青銅器聯系在一起。與該窖藏青銅器有直接關系的是1985年楊家村另一青銅器窖藏出土的逨鐘器組,逨鐘的做器者與逨盤所有者為同一人,而且所述之事與逨盤銘文冊命內容基本一致,都是周天子任命逨為虞林一職的事。有意思的是,該窖藏出土青銅器均為樂器, 3件镈、 15件編鐘。兩個相距不足30米的青銅器窖藏,總共出土單逨的青銅器45件,而且都是體量較大的“重器” 。根據目前的考古發現分析,這些只是單逨所有青銅器中的一部分而已。

  在距離楊家村青銅器窖藏直線距離不足3000米的李家村村北的塬上, 1955年還出土了盠組銅器,該組青銅器的主人是逨的第四世先祖惠仲盠父。盠父是昭王、穆王時期的重臣,掌管軍政,位列六卿。與單氏家族相關的青銅器還有西周早期的叔方鼎,其銘文“叔乍(作)單公寶尊彝”中“叔”即單氏家族第二代公叔,而“單公”即家族第一代;第五代零伯(單伯)可能就是1975年岐山縣董家村青銅器窖藏出土的衛盉銘文中提到的執政大臣之一——單伯;也有學者認為傳世的頌(或史頌)器主與逨可能是兄弟……

  在一個方圓幾公里的范圍內,如此密集地發現單氏家族的青銅器,還把不同類別的青銅器分別存儲,是不是在傳達給我們這樣一個信息:這里或許曾是單氏家族的封邑。那單逨究竟是怎樣一個人,他又有什么樣的背景能夠擁有這么多的青銅器呢?

  從逨盤、四十二年逨鼎和四十三年逨鼎的銘文記述中我們知道,單逨是姬姓貴族,生活在周宣王(前828年-前783年)時期,在周宣王42年(前786年) ,因他輔佐楊侯長父(周宣王的兒子)抗擊獫狁有功而被周王賞以美酒和大片土地;隨后,在其繼承先祖爵位的同時,將他調任虞林一職(負責管理林業、農業,專供宮廷,相當于后世的少府) ,作為榮兌(西周時期的大貴族)的副職。第二年(前785)年宣王又對逨委以重任,命其兼任檢察官一職,并進行了任職前的誡勉談話。在短短的兩年內,宣王數次冊命單逨,足見天子對逨的厚愛。

  四十二年逨鼎銘文中那場抗擊獫狁的戰事,是周宣王晚年對敵戰爭中少有的一次勝利。獫狁是西周時期我國西北地區一支強悍的部族,頻頻侵犯西周邊境,長期困擾著周王室。至周宣王時期,獫狁氣焰尤盛,時常滋事挑釁,冒犯周邦,侵掠畿內田地。為了加強拱衛王畿的力量,周宣王把兒子長父分封到楊(今山西洪洞東南) ,建立楊國。楊國是獫狁入侵王畿的第一道關卡,這次單逨協助楊侯長父對獫狁的抗擊,旨在保衛王畿、抵御強敵,以消除獫狁對王畿的威脅。從銘文的記錄中,我們能夠感受到周宣王對這個局部勝利的重視,周宣王不僅在周王室的太廟為單逨舉行了封賞大典,且以土地作為賞賜。周初分封時“授民授疆土”也不過如此,單逨所受的榮寵可見一斑。能夠享受這種榮耀,除了單逨尊貴的身份以外,最重要的是周宣王需要這樣的勝利來鼓舞士氣,也讓我們看到了一個“中興”天子真實的一面。

  四十三年逨鼎銘文記錄的冊命禮是目前金文所見冊命禮儀中比較完備的,冊命禮中最為重要的一個環節是天子對即將赴任的臣子的訓誡。在本文中,周宣王以4個“毋敢”告誡逨施政辦事的原則,一是要謹慎執政,不能縱樂,貪圖安逸;二是要依法施政,明辨是非;三是要公平執法,不得偏私;四是不能貪得無厭,中飽私囊。最后,周宣王對逨說,如果逨沒有按照他的告誡去施政,那就是王一人的錯,王沒有盡到職守。從西周冊命類金文中,我們不難發現,西周天子對官員、特別是高官的職業操守有著較高要求。周天子對官員上任前的誡勉談話在金文中的事例不多,只有身份地位如毛公、盂等位高權重者才會有,而逨為“監察”官員,對于這樣的要職,周天子用人自然要謹

  慎。周宣王對逨的訓誡所反映的西周時期的吏治思想,也是我國傳統吏治思想的核心內容。這與《周禮》提出的“六廉”思想完全吻合,所謂六廉“一曰廉善,二曰廉能,三曰廉敬,四曰廉正,五曰廉法,六曰廉辨” ,這是周王朝用人的基本原則。唐人賈公彥給予這種思想很高的評價:“此經六事,皆先言廉,后言善能之等,故知將廉為本。廉者,潔不濫濁也。 ”無論是文獻資料還是出土實物,都證明了廉政文化是我們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周禮》的“六廉”思想也奠定了中國廉政思想的基本框架。

  從逨盤所描述的單氏家族的世系中不難發現,其家族對周王朝的建立、鞏固和發展都作出了重要貢獻,廣泛參與了周朝的政治、經濟、軍事活動。氏族成員世代在朝廷任職,相連幾代人之間互相倚重、關照,政治力量日益擴張,至逨這一代,家族勢力膨脹非凡,成了一個綿延數百年的鐘鳴鼎食之家。春秋時期,單公家族的后世仍然活躍在政治舞臺上,為周王左右的重臣,確實達到了“保姓受氏,以守宗祊,世不絕祀,無國無之”的程度,是一支典型的地位顯赫的世官世族。

(編輯:高涵)
會員服務
十一运夺金出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