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評論>銳評

不必為網絡流行語收入《新華字典》擔憂

時間:2020年08月1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關 戈
0

   時隔9年,修訂后的第12版《新華字典》日前發布。這部啟動編纂70年、經過多次修訂、目前印行超過6億冊的日用工具辭書,由于它的獨特功用及普及程度,再次引起人們的廣泛關注。關注點之一,就是增添了哪些新詞。據媒體報道,這次增添的新詞竟達到100多個,像“粉絲”“點贊”“截屏”“二維碼”“賣萌”等都收錄其中。網絡流行語入選引來人們“圍觀” ,也自然成為一道獨特景觀。

  網絡流行語進入《新華字典》這部堪稱“國典”的基礎性工具辭書,每次都會引起爭議。早在2011年,第11版《新華字典》收入“房奴”“車奴”等網絡流行語,以及2016年有關方面表示《新華字典》手機版將收錄網絡流行語時,就產生過相關的討論。有人提醒,“從網絡中產生或應用于網絡交流的語言,包括了中英文字母、標點、符號、拼音、圖標和文字等多種組合。而這種組合,往往在特定的網絡媒介傳播中表達特殊的意義” ,不宜一股腦地納入到《新華字典》之中。此次第12版《新華字典》發布,人們在“圍觀”之余,有的網友也發表了意見,認為《新華字典》應該保持它的絕對權威性和嚴肅性,網友自創的詞匯怎么能收錄呢?可見人們對日常詞匯的規范性使用,對網絡流行語可能濫用并誤導使用的問題是比較關切的。那么,應該怎么看待這件事情?

  毫無疑問,這與《新華字典》作為全民普及的基礎性辭書的“國典”地位密不可分。它在漢語使用的規范性上,有著特殊的權威地位,特別是在基礎性教育中,“網生一代”孩子們深受網絡語言的影響,對于包括考試在內的語言使用,若無規范的、權威的標準而任其在網絡流行語中“撒歡” ,難免讓人擔憂。一些網友不太認同收錄網絡流行語,是出于類似的擔憂與好意。但話說回來,除了正視《新華字典》對于漢字語言的規范性使用上的權威性、嚴肅性之外,我們也應該看到,它歷次的修訂都代表著一種與時俱進,反映出時代發展日新月異及時代生活在語言文字上留下的深刻烙印。堅持規范性、嚴肅性和與時俱進、吐故納新,恰恰是一部全民使用的基礎性辭書應該具備的屬性。

  這符合語言文字的發展流變規律。如果完全停滯不前,現在的人們還在使用古代用詞規范,幾乎無法想象;一百多年前的白話文運動前后,漢語中大量引入了外來詞并且文白夾雜,經過大浪淘沙,最終才有了現代漢語的使用規范。因此,完全不必為網絡流行語進入《新華字典》而過度擔憂。事實上,它的每次修訂都遵循了嚴謹的學術規范,在選詞釋義等方面,都做了相應的研究討論。在筆者看來,像《新華字典》這類辭書,不僅要看到它對于語言文字的規范性使用的功能與價值,還要看到它收錄的字詞及釋義所承載的時代文化內涵,只有兼顧了兩個方面,它才是一本脈動著社會文化生活的“活”字典。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語言方式及特征,網絡流行語并不因為“網絡”二字而與以往任何時代的流行語有太大的差別,而流行語恰恰是最能代表社會生活內容的大眾語匯。由于傳播載體的局限,過去有很多流行語早已淹沒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而如今在某些偏僻的文字記載中偶有記述,人們往往要費很大功夫才能查證出它們的原義。在互聯網時代,大量的網絡流行語會漸漸經歷淘洗,精華沉淀,但很多用語依然會存留在各個角落。一定程度上,收錄網絡流行語進入《新華字典》 ,既起到了“存檔備查”“說文解字”的功能,也能夠較好地讓人們了解一個特定時期的語言方式、回溯當時的生活原貌。比如,早些年大家在聊天中大量使用各種字符、字母組合的“火星文” ,現在這類文字已經很少見到了,取而代之以各種表情包和動圖,可見時間會淘洗、會沉淀,但其背后的技術進步及人們逐漸視覺化的表達演進,卻是顯而易見的。

  讓一本民眾廣泛使用的基礎性工具辭書既規范通用又始終保持持續的生命力,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時間往往是語言演進規范與否的重要標尺。從《新華字典》時隔9年再出修訂版來看,這個時間差可以說是考慮到了語言沉淀的過程,又兼顧了時代特質,是比較科學合理的。與此同時,眾人“圍觀” 、網友討論等形式,也為這部“國典”的編纂提供了參考。擔憂也罷,點贊也罷,都代表著人們對語言文字發展的關心和熱情。這恰恰是五千年中華文明始終文脈延綿、漢字語言不斷演進發展至今,中文仍擁有世界上最多使用人口的重要原因。不斷規范使用,不斷吐故納新,“國典”應當如此,而時間會去粗取精、去偽存真,把歲月化作有溫度的時代留痕。

(編輯:高森)
會員服務
十一运夺金出号走势图